精英简介

主页 > 精英简介 >

清白吏刘容

作者:李宁 发布于:2016-09-04 02:10点击量:

 清白吏刘汝大传

 
        先生名容,字汝大,生而恬淡,无所好。成童时动止以礼,受经于叔祖启东,东发解中州,行谊为里人重,而尤负人伦鉴。每抚公谓族人曰:此儿他日不但功业显,当以令德著,惜吾不及见耳。自是邑人稍稍奇公,而公益韬晦,尝慕徐孺子非力不食之义,习劳甘苦,刻意向学,二十娶姜氏,以公贵封宜人,闲内则,与公相敬如宾,人拟之冀缺、梁鸿。而家贫,居恒教授以养父母,父母安之。每举筋叹:吾食藜藿不知列鼎之为美也。嘉靖庚子荐于乡,上春官不第,从游日众,清袍草屦,寒署不易。坦夷不校,人望而亲之。尝之馆塾,无赖子醉詈公,逊谢不已。久而方解。次日里人共责无赖子非人哉,胡为犯刘先生。无赖子自悔恨,竟远去。公友爱甚笃,为二弟宋官授室治生,让先庐与之,而别剏茅屋于其侧,里之阋墙者往往感化。时诸边缺马,大括郡县,不惜重价,人竞趋之。公若不闻也者。令邓君雅敬公,又怜公贫,密以语之,公谢曰:我无马,乡人共知,今又有马乎。姻党被诬,乞公居间,公谕之曰:吾人处世所恃者天道神明而已,尔诚诬,人即不直神亦直之,奈何舍正路而钻别窦。令闻公言,乃白诬者。公不喜女色,友人疑其矫,强饮外墅而先置美姬于空室,夜分各寝一所,谓公好静宜居此,钥户去,而姬出,公危坐待旦。天甚寒,姬啼,公以衾与之,终不一顾。友人太息曰:坐有鲁男子而吾不知,何云交厚哉。公游南雍,宿正阳,主人妇少而新寡,夜就公婉转诱之,公作暴疾状,呼童篝灯煎药,昧爽驰去,僮为人言,公终不泄也。己未父母相继卒,哀毁逾礼。令陈君造庐慰谕,摘礼不慈不孝之文示公,矍然汗下,始有起色。辛酉禫除,矢感风木,不赴公车,或曰:公不忍仕是也。如夜台寂寞,未沾一命何。公又矍然汗下,跨一蹇驴去试,复不利,谒选判黄州,抵家而姜宜人卒,公泣曰:此与我同辛苦事父母者,父母不及禄养而宜人亦以荆布从之,吾何忍再娶,且有牛衣鹿车之誓矣。营葬毕,单车赴任,黄号难治而公专催科,逋负至二十余年。分务以至诚开谕,不事鞭笞,争先纳输,他郡粮不完及钱谷棼颐亦以委公,立办。监兑蕲州,点吏悍卒相戒戢,公布袍蔬食不殊寒士,人或风之,公笑曰:惜福砺行,吾自安之,不知其它也。自是廉平之誉孚于上下。荐剡旌牍莫可殚已。乙丑景王柩回京,中贵人仆从横甚,两台以下凛凛获谴,公力任之,中贵人素闻公名,持其青袍叹息,严谕其下,一无所扰。抚台徐公谓其属曰:吾侪嫉阉宦如仇,畏之如虎,每每激而取祸,睹刘君事良愧矣。居久之,擢同知府事,监收船料,夜泊芦川,贼拔刃突至,询知为公,叩头谢过仍卫送出境。而萑符之警稍靖,副推佥臬者数,黄人恐公去,环诉两台,竟从民情,不遽夺也。隆庆改元,籍没陶氏,公当其事,无一波及,守缺例入觐,一箧自随,见者垂涕。公任既久,操愈厉,而吏事益习。漕院檄造运艘数十,工竣而舟涸,百人推挽,屹然不动,相视无计。公命通一小渠布以田间淤泥,数人揽拽之利涉如川,遂达江浒。癸酉擢南户部员外郎,任黄十一年士女攀卧号哭之声震于原野,为立生祠,岁时伏腊若水旱疫厉祷无虚日。公抵白下未几,榷关武林私称便久之,值满考坚欲乞归,少司徒汪公曰知君志不可夺,顾不为二尊人地下耶。公又矍然汗下,贷十金行时铨曹二人一为公门生,一为旧部,部僚风公少需当有显陟,公不谢,亦不辞而去。又久之,擢之滇之广南,公贫,既不能行,又疾作,恳疏乞休,上知公非矫,特允致仕,独居索处,一榻萧然。亲知,劝公为主馈计,公流涕曰:老而再娶,是曰昏悖,其贤耶且有累,如不贤败德破家,吾不忍道。吾即忘糟糠约可以四十年苦行头陀萌还俗念哉。公俸入尽散亲族,至不能举炊,陋室湫隘不避风雨。读书课子,泊如也。每出布袍草履,妇人小儿见公亦敛衽起,里有不善惟恐公知,绝迹公府,达官贵人避匿不见,式庐造请亦不及公府事也。壬午大庆覃恩进中宪大夫,甲申五月痰疾大作,犹手一编置床头,诫诸子甘贫安命,毋为市井计。六月三日索汤饮讫就枕,少憇,卒。时盛暑,颜色不变。人咸异焉。公自少至老无一戏媟语,无一欺罔事,诚之所积,人自感孚。使大行厥志,虽不能尽挽浇漓而实心实惠视智术驾驭者,当必有间,乃止二千石而又未大行厥志也,惜哉。
 
        译文:先生名刘容,字汝大,一生恬淡,无别的爱好。青年时,一切行动都合乎礼仪,向叔祖启东学习经书,刘启东为河南解元,行为品德为人推重,更会评价人。经常抚着刘容对族里人说:这孩子将来不仅功业显著,还会以品德好而著名,可惜我早看不到了。从此以后,乡里人就慢慢看重刘容,而他更加韬光养晦。经常羡慕徐孺子自食其力,于是热爱劳动,一心好学,二十岁娶姜氏,后来因为刘公做官而封为宜人。姜氏家管得很好,和公相敬如宾,人们把他比作春秋时晋人冀缺和东汉人梁鸿。刘公家贫,在家时经常靠教书来养父母,父母安于生活现状。每次拿筷吃饭时,都感叹:我吃粗食不知富贵家饮食之美。嘉靖庚子(1540年)中举人,到京城考试没考中,跟他交游的人越来越多了,他穿着青布袍子、草鞋,一年不变。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他都可以安之若素,别人看见他就觉得容易亲近。曾经到学馆,有一个无赖子喝醉了骂他,他十分谦逊地让着,很长时间才把那人劝走。第二天,乡里人都责骂无赖子不是人,为什么要侵犯刘先生。无赖子自己也很悔恨,竟然远去他乡了。公为人十分友爱,为二弟上学、成家、治田产,把祖先的房子让给他,而自己在旁边重新盖了草屋,乡里有兄弟互相争斗的人都被他所感化。当时边境缺马,向各郡县收马,不惜重金,人们都去卖马。他好不知道一样。县令邓君敬重他,又同情他贫困,私下里告诉他,刘公推辞说:我没有马,这是乡人都知道的,现在又去卖马吗。有亲家被人诬陷,请求他出面调停,公告诉他说:我们每一个人处于世上所靠的是天道神明,如果你果然冤枉,就是人管天也会管,为什么不走正道而走邪道呢。县令听后,就告诉了那个诬陷的人。刘公不喜欢女色,朋友怀疑他是矫情,就让他到野外别墅去喝酒,先把一个美女放在房里,夜里各睡一间,对公说你爱自静,就住这一间,然后把门锁住就走了。当公进门后,美女出来,公正襟危坐等天亮。很寒冷,美女冻哭了,公把被子给她,最终也不看她。朋友叹息说:我身边有一个鲁国的柳下惠而我却不知道,怎么说我跟他交情厚呢。公到南雍,夜时住在正阳县,女主人年青又刚成了寡妇,夜里婉转地引诱刘公,公装作得了暴病,让家童点灯煎药,到黎明飞马而去,这是家向人说的,刘公始终不说这件事。己未(1559年)父母相继去世,悲哀超过礼节。县令陈君到家去慰问他,摘抄礼书中关于不慈不孝的文字给他看,刘公突然明白而流汗,身体开始好起来。辛酉(1561年)服丧完毕,偶感风寒,没有参加科举考试,有人说:你是不忍心离开家而去做官。但是等你死后没有一点功名,又怎么对得起父母呢。公突然明白而流汗,骑着一头驴考试,又不顺利,后来选派到黄州当判官,回家时姜宜人去世了,公哭着说:你与我同辛苦事奉父母,父母来不及享受,而你也以贫穷之身随父母而去,我不忍再娶,我们以前就有同甘共苦的誓言。安葬完毕,一个人去赴任,黄州号称最难治理,而刘公专管催钱粮,这里有的赋税欠了二十多年。刘公的工作以诚心待人,从不用刑,人们争先交税,别的郡粮和钱谷不能按时催要的也委托刘公,马上就能办好。当他在蕲州作监兑时,那些贪污的官吏和强悍的办事员相互警告而收敛。刘公穿布袍,吃饭简单,与贫寒的人差不多,有人劝他,公笑着说:珍惜幸福而注重品行,我觉得很好,不知其它。从此以后,他廉洁公平的美誉获得上上下下的信服。推荐和表彰他的文书很多。嘉靖乙丑(1565年)年,景王灵柩回到京城,宦官的仆从十分蛮横,抚台、藩台以下十分小心害怕。刘公出面,宦官们一向听说到刘公大名,拿着刘公爱穿的青袍叹息,严格地要求部下,不要扰民。抚台徐公对他的下属说:我们嫉恨阉宦如仇敌,害怕他们又如虎,经常行为过激而遭祸,现在看看刘公的行为,我们感到有愧啊。过了很久,提拔为同知府事,监收船料,夜里停泊在芦川,贼人拔刀突然而来,一问,知道是刘公,马上叩头谢罪,并将刘公送出境。盗情解除,多次推举他为佥臬,黄州人害怕刘公离开,就向抚台、藩台请求,最后服从民愿,没让他马上离去。隆庆元年(1567年),抄陶氏的家,刘公是当事人,但没有波及。因为太守没有,他照便要到京述职,随身只有一个箱子,人们都为之流泪。刘公做官长了,节操更加高尚,而对官场也更熟悉。漕院命令造几十艘新船,船造好后,却推不走,上百个人又推又拉,屹然不动,大家相互看着,无计可施。刘公命人挖一个小水渠,其中布满田间淤泥,几个人拽着,就走到小河里一样,终于到达了水边。癸酉(1573年)升为南户部员外郎,在黄州十一年,男男女女牵着他哭,哭声震于原野,并且为他立祠,每年节日如伏、腊及遇到水、旱、疫、厉等,天天祈祷。刘公到达白下不长时间,榷关的武林归休回家,正好碰上考核优秀,于是刘公坚决要求归家,少司徒汪公说:知道你决定的东西不好改变,难道你不为去世的父母想一想吗。刘公又大惊而流汗,说借了十两黄金到京城,当时主管选拔官员的部门长官有两人,一是公门生,一为他的旧部,部下同僚都说刘公不久就会提拔,刘公不谢,不辞而去。过了很久,提升到云南广南,刘公家贫,不能去,又加上有病,于是就恳求归家,皇上知道刘公不是故意矫情,就允许他归家。回家以后一个居住,屋里什么也没有。父亲知道后,劝他重新娶一个,刘公流泪说:老而再娶,这是昏头了,如果娶个贤惠的,那就成了她的负担;如娶个不贤败德破家的,我也不忍心。难道我能够忘了和妻子的糟糠之约过了四十年的单身生活而到老还想还俗吗。刘公俸禄都给了亲戚,以至于不够吃饭,简陋的房子不能避风雨。读书教子,淡泊过日子。每次出门都是布袍草鞋,妇女、小儿见他都恭敬地站起来,乡里有不好的人害怕刘公知道,拒绝与官府接触,达官贵人一概避而不见,他们到家去见他,也不谈官府的事。万历壬午的(1582年)蒙皇因封为中宪大夫,甲申年(1584年)五月起痰,还拿一本书放在床头,告诫诸子甘贫安命,不要考虑钱财。六月三日要了一碗汤,喝罢就睡了,睡不久就去世了。当时正是盛夏,颜色不变。人们都感到神奇。刘公从小到老从不说戏语,也不做欺骗的事,一向真诚,人人都很佩服。如果能让他实现自己的壮志,虽然不能完全挽救混乱的世界但也可以凭借他的实心来为世人做点好事,一定有所成就,但他一生官只到两千石而又没有实现大志,可惜啊。
(王祖嫡撰)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刘启东(宝庆府知府)-鄳刘四世祖
  • 下一篇:刘鸣瑞-陕西固原兵备道参政
  • 栏目导航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最新推荐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 地 址: 河南省信阳市
  • 电 话: 17739579998
  • 邮 箱: chinaxylml@126.com
  • 网 址: www.xinyangmengliu.com
  • 中国信阳鄳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