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刘氏

主页 > 关于刘氏 >

女字部姓氏文化的内涵

作者:李宁 发布于:2016-07-27 16:55点击量:

浅谈《说文解字》女字部姓氏文化的内涵
 
        中国古代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不仅是文字符号的集成,更是文化世界的展示。本文以《说文解字》女部汉字为例,进一步解读其中所蕴含的女性文化。

        中国文字自夏代的陶文,至今日通用的楷书,字形、字义、字音都有很多的变化。再从数量上说,商代的甲骨文约四千余字,汉代许慎《说文解字》收字49030个。《说文解字》,它的特色是以形表文。但必须是本形表本义。中国文字蕴义丰富,除了本义,还有引申义、假借义等。本义是造字时的原始义,所以与字相合,引申义、假借义都是文字变义,与字形不能相合。所以要研究中国文字学就先要掌握本义。
许慎《说文解字》说解了9353字的本义和形构,是今日所见中国最早的字书,许慎《说文》的“就形以说音义”,实际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因形见义,一是以声求义。对汉字的研究,自应采取与象形文字、拼音文字不同的方法。张世禄在《研究中国文字的方法》一文里提出;研究象形文字的程序是:形 ——义(音), 研究拼音文字程序是:形——音(义),而对汉字的研究就要采取这个程序:形——音——义。这样《说文》“就形以说音义”的奥妙,就昭然若揭:许慎一方面从形体上窥探个字的本义,一方面又从形体上考明各字的声音,从声音上推出各字意义的由来,他的《说文》一书开辟了从汉字特性研究汉字字义的航道,使后边的研究得以畅通无阻。
《说文解字》女部字共 238个,重文13个,新附字7个,共计258个。关于女子“名字”,18字,占总数7.5%。鉴于本文的针对性,在此仅仅涉及关于姓氏的女部字。
在母系氏族社会,人们按母系血缘分成若干氏族,每个氏族都以图腾或居住地形成互相区别的族号,这个族号就是“姓”。姓的含义最初与女性生子相关,姓是区别出身的,而出身是女性决定的,也就是所谓“因生以为姓”(《说文》段注),“天子因生以赐姓。”(《春秋传》)《说文·女部》所收姓氏用字(除了“姓”)有姜、姬、姞、嬴、姚、妫、妘、姺等11个,这些古代的姓氏皆因女子的生活区域而得名,其后皆因女人所生,以女旁为姓,这是远古母系氏族社会的遗迹,反映了早期社会女子是婚姻的体现者,担负着繁衍后代的任务,并且处于中心地位的事实。家庭是中国古代社会结构的基本单位,但许慎《说文》却说:家,居也、从豭省声。“豭”省声是说意符“ 豕”形体不省,声符“豭”则为省体。这就使历代学者不解。连段玉裁也称之为“一大疑案”。“家”为什么不用人来表示而用公猪来表示?看来还是许慎说的有道理。对此唐兰做了解释:“大汶口文化区域里用养猪多少来分别财富的多少,在我国古代语言里代表财富的家。”有财产称如家,家当;在古代字里,家里画出屋内有猪,有的清楚地画出是公猪,也有画出屋里有两头猪。“家”的本义不是“豚之居”,而是指房屋和家畜,既是“以房屋和猪来表示一个打破氏族公有制而拥有一定的私有财产的血缘团体”,而文字的产生要晚于它所表述的事物,“家字产生应不晚于大汶口文化或者相当于大汶口文化晚期的历史阶段”显然,"家"的本义不是指夫妻及其子女,而是指一个占有屋内的猪群,这与罗马人说的家庭原指属于一个人的全体奴隶,都是说明家庭起源的绝妙实例。与“家”有关系的是“姓”。“姓”是标志家族的称号,可是最早人们不是从父姓的,而是从母姓的。这点《说文》已指出了:
姓,人所生也。古之神圣人,母感天而生子,故称天子。因生以为姓,从生女,生亦声。
上古时代“男女杂游,不媒不聘”,“民人但知其母,不知其父”。在这母系社会里,当然要“因省以为姓”;那个女人生的,就跟那个女人的姓。至于“感天而生”云云,不过是掩盖群婚实情的宗教外衣罢了。且看《说文》:
姬:《说文解字》说:“黄帝居姬水,因水为姓”意思是说,“姬”最先是河流的名字,黄帝为居住在姬水附近,就把姬水当成了自己的姓氏。古代的周就是姬姓,由于姬姓的妇女是王族,其他姓氏的诸侯一般都愿意纳姬姓的女子作为妻室,这样一来,姬姓的贵族妇女外嫁其他诸侯的就特别多。嫁出去的姬姓女子,一般都在姓氏前面加上所嫁的诸侯的名称,例如,嫁到秦国的姬姓女子就叫“秦姬”,嫁到卫国的就叫“卫姬”,嫁到赵国的就叫“赵姬”,如此等等。正因为这个原因,“姬”就从单纯的姓氏演变成了“贵族妇女”的代名词了。
“姜”:字的结构是“从女,羊声”,是形声字。汉语中“生姜”的“姜”,原本有另外一个字形,写作“薑”意思跟我们介绍的“姜”姓没有意义上的联系,只是到新中国建立以后,实行汉字简化工作,两字合二为一了。《说文解字》解释它的来源说:神农居姜水以为姓“姜”最初是河流的名字,神农氏居住在姜水之滨,便以“姜”作为姓氏。在上古时代,“姜”是除了“姬”姓之外的另一个显赫的姓氏。从那以后“姜”也称了贵族妇女的代称了。“姚”说文解字》说:
虞舜居姚虚,因以为姓。
如此等等,实际上如段玉裁注“姓”字说的:
神农母居姜水因以为姓,黄帝母居姬水因以为姓,瞬母居姚虚因以为姓。
可见“因声以为姓”这个母系社会的习俗,到尧舜是尚未革除。大约周代以后,逐渐改为父姓了。
与“家”、“姓”相关的有“族”字。“族”是“镞”的本字。《说文解字》云:
族:矢鏠也。束之族族也。从矢。所以标众,众失之所集。
五十支箭的丛聚为一束,同一姓氏的人集合为一族。“族”从矢。“失”即箭。“族”字如画:一面招展的旗帜下,一群同姓的持弓射箭。
女性在家庭中的角色和地位可以从“妻”和“婦”字加以考察。《说文》:“妻,妇与夫齐者也。从女,从中,从又。又,持事妻职也。”意思是妻子是和丈夫齐肩而立的;同时妻子的职责是操持事务,看起来似乎妻子的地位是很高的。其实不然,“妻”在甲骨文里写作,像以手抓取女子头发,这不容分辩地道出了女性受蹂躏的现实,而且关于“齐”的含义,也应该进一步加以考察。桂馥在《说文义证》中引蔡邑《月令问答》:“妻者,齐也。惟一适人称妻,其余皆妾,位最在下,是以不得言妻也。”原来,所谓与夫齐肩乃是相对于其他小妾而言的。可见,即使在妻妾群中位于最尊之位,跟丈夫比仍然无法相提并论。《说文》:“婦,服也。从女持帚,洒扫也”。很明显,妻子职责之一是为夫做洒扫之类的家务活。在甲骨文中的“婦”,女子的劳动场面跃然于纸上。另据《白虎通》:“嫁娶妇者,服也;服于家事,事人者也。”可见,妻子的另一个重大职责是服侍公婆,服侍丈夫。妇女在家庭中责任重大和地位低下形成强烈反差。
透过《说文》女部字,我们清楚地看到了女性地位从高到低的变化过程,以及女性文化的历史轨迹,正如许慎所言“前人所以垂后,后人所以识古”,而这种文化思维方式和文化心理也可以帮助我们从整体上把握汉语的结构特征,深刻理解民族语言在纷繁外表之下的文化规定性。总之,在母系氏族社会,并没有法律意义上的、具有“绝对主宰”的人为特权。女性是在履行自然赋予的权利义务:家庭婚姻中的特殊地位和生活生产中付出的艰苦劳动之后,而获得全社会人们的普遍尊崇的。包括母系社会前期的女娲,以及新石器时代晚期“母系继嗣制”社会的著名女性螺祖、简狄等,她们都是作为生儿育女、织布制丝,以及从事各种生产生活事务的“女祖”而流传下来的。据现代最新考古研究成果表明:中国上古不存在具“绝对主宰”的女性,也更不存在男性甘受奴役的“女尊男卑”现象。那时,男女两性之间是天然平等的,人与人之间也是相对自由的。没有私有制,也没有由此而产生的支配欲和奴役狂。无所羁绊的人身自由,是天然平等的两性关系中所表现出来的最重要特征。至此,我们认为,由于女性在母系氏族社会享有自然赋予的充分平等的自由,受到全社会的普遍尊重,而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这些与后来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中妇女的悲惨命运相比,实在有天壤之别;这种巨大的反差,乃是将母系氏族社会称为女性最辉煌的“女神时代”,进而推测母系氏族社会存在过“女尊男卑”的主要原因。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姓氏文化
  • 下一篇:刘氏起源、衍变与发展
  • 栏目导航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最新图文
    最新推荐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 地 址: 河南省信阳市
  • 电 话: 17739579998
  • 邮 箱: chinaxylml@126.com
  • 网 址: www.xinyangmengliu.com
  • 中国信阳鄳刘